用二次元打造VR社交:专访脑穿越创始人黄庄

来源:作者:yjadmin2017-09-12阅读:383

一直以来,对于VR社交,我都有着非常大的兴趣。原因无他,社交一直是互联网的基础,不然现在也就不会出现腾讯这样的巨头了。VR的发展必然和互联网相结合,我相信未来绝大多数VR应用都会是联网使用的,而VR社交产品也必然会是未来VR中的杀手级应用。前段时间我和脑穿越的创始人&CEO黄庄进行了一次交流,脑穿越在C端的主要业务就是VR社交,在交流中我们分享了彼此对于VR社交的一些看法。

创业老兵进军VR社交,瞄准二次元方向

黄庄在创立脑穿越之前有着非常丰富的职业经历:两次创业,在埃森哲、戴尔、百度等知名企业担任管理工作。2013年他开始关注VR,2014年策划再一次创业,2015年10月团队成功拿下真格基金和创新工场的投资,正式开始VR社交领域的开拓。“进入行业比较早,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填上行业早期的很多坑,不得不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走了很多弯路。现在我们VR社交产品的名字是《陪伴星球》,在内容和风格上我们选择了二次元的方向。”

得知我作为70后还同样是一个“二次元患者”,黄庄很开心。在他看来,二次元满足的就是人们对美好世界的憧憬和追求,在二次元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实现那些他们在现实世界无法实现的事情,所以二次元的文化属性天然的和虚拟现实是相符的。再加上又有《刀剑神域》、《加速世界》这样的具有VR相关背景的动漫作品作为铺垫,二次元群体是非常适合作为VR社交的早期用户的。“我们将《陪伴星球》的用户定位为对二次元有兴趣的、同时希望在虚拟世界进行交流的那些90、95后。这个群体本身对于二次元文化比较接受和喜爱,同时他们刚好正在或即将步入社会,在现实中可能会有一些不如意,VR社交正好可以带给他们一个放松和休闲的场景。”

《陪伴星球》就是这样一款移动VR社交产品,用户在《陪伴星球》里可以自定义形象、实时语音聊天、组队看视频和玩游戏。黄庄告诉我,为了打造出一个美好的二次元世界,团队在3D场景的制作上花了不少功夫,他希望能够重现一些经典的动漫场景,让用户可以真正沉浸其中。“现在我们做到了把对的人放在对的环境,但我们认为还不够,如何能够聚拢大家交流的话题,形成良好的规范和氛围,这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的。我们希望大家来到这里之后能够感觉很温馨,就像我们的名字‘陪伴星球’,年轻的用户可以相互陪伴,舒缓一下现实的压力,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B端和C端两个战场,两条腿走路

前面我提到脑穿越在C端的主要业务就是VR社交,这就意味着这家公司还有一部分B端业务。黄庄表示,在《陪伴星球》推出之后,团队也发现C端市场的成长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快,同时VR概念在资本市场遇冷,团队为了生存也开拓了一部分B端业务。“对于创业者来说,这其实也很正常了,大家都根据市场的变化来调整战略,所以我们现在的方针是‘两条腿走路三七开’。现在我们除了做C端的社交产品,我们也做了很多B端的项目,一方面可以保证公司的生存,另一方面团队在做B端项目时锻炼了技术实力,也获取了更多的资源。”

在决定开展B端业务之后,脑穿越成为了HTC VIVE X孵化器的第二期学员,借助HTC雄厚的实力和资源,团队承接了医疗行业的一些项目。黄庄给我讲了一个案例,之前他们给一家医药公司制作了一个VR体验,这个体验主要用于描述糖尿病人血糖不稳定的情况。“现实中很多医生并没体验过糖尿病人的真实情况,因此这个VR体验可以帮助医生和更多人了解到病人患病时头晕目眩、视觉扭曲的状况,更有利于感同身受和判断病情。你不要小看这样一个VR体验,医药公司对这方面的要求非常严谨,针对一个症状大概有15位医疗专家提出50条建议反馈,我们修改了十几个版本,才让医疗专家完全满意。内容最终的版本上有一串很奇怪的数字,这代表我们这个内容通过了专业机构的认证。通过这个项目,我们锻炼了团队做项目的严谨性,我们的投资人曾说过,B端和C端业务所需要的基因是不同的,为了实现这方面的平衡,我们的同学(我管员工都叫同学)都会通过轮岗来学习和适应不同的业务。”

除了做项目,黄庄告诉我,目前团队还研发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我们都知道,目前AR产品最大的问题就是视场角太小,很多图形无法以一个全尺寸的大小显示出来,因此我们基于HTC VIVE研发了一项我们称之为‘iAR(immersive AR,沉浸式增强现实)’的技术。当用户戴上VIVE头显,我们透过外部摄像头(定制高清摄像头,并非VIVE自带摄像头)把外面的画面全部抓取进来,然后再在上面做AR内容的叠加,用户戴着头显,不管头部怎么转,看到的都是一个全幅的沉浸式AR内容。我们认为iAR会有很多的B端应用场景,比如说我们过去经常遇到自己戴着头显、外面还有一个场外指导的情况,这样就会让我们感觉非常出戏,现在我们可以把外部的人也包含进来,这样就可以产生更多的互动,由此我们就可以产生更多的可能性。”

据黄庄透露,目前脑穿越在医疗、企业培训、教育和市场营销等领域都有B端项目正在参与,他也跟我分享了公司投资方真格基金王强老师来脑穿越参观时所阐述的观点。“他说VR有两件事,第一件是Virtual Reality,第二件是Reality Relocation(现实迁移),这两件事都很有意义。我认为做产品其实也需要关注两点,要么性价比很高,要么有特别的功能和价值,我觉得这两点正好落在Reality Relocation和Virtual Reality上面。比如说我们在VR环境中观看长城主题全景视频,用户通过VR来体验长城的风貌,可以实现高性价比、简单和提高效率。Reality Relocation在B端应用上大有所为,医学院的学生没有那么多人体去实验,职业学校的学生没有那么多机床去练习,现在通过VR都可以实现,这就是提高效率;而Virtual Reality则我们可以把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事情做出来,比如说我们的《陪伴星球》就可以带给人们一个二次元的世界。最终你会发现,VR不仅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其现实意义和价值也是不可忽视的。”

希望未来成为VR行业的独角兽

与众多VR内容公司一样,脑穿越开始于C端,之后便开启了B端C端双修之路。黄庄表示,得益于HTC VIVE X孵化器的支持,公司在B端已经参与和完成了多个项目,而在C端的VR社交产品《陪伴星球》方面,团队也完成了实时语音聊天等多项功能。“我们现在的版本在多人语音聊天这块做得很扎实,我们真实模拟了3D场景的音场环境,用户根据位置的不同而听到不同的声音和音量,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有人在你背后说话,你会感觉到声音来自背后,同时你会感觉近处的人声音大,远处的人声音小,我们称之为‘RIHA(实时全息音场互动)引擎’,这都是我们之前填上的坑。未来我们会在社交方面进行更多的技术研发和积累,以带给用户更好的沉浸式体验。”

在平台方面,黄庄认为,移动VR在中国的发展,一方面要看谷歌Daydream在中国市场的进展,另一方面大量C端应用会首先在VR一体机上推广。“我们在VR一体机方面也有一些规划,一体机的整合系统和体感手柄会带给用户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有了体感手柄之后,用户在虚拟世界里更容易移动和选择,我很期待这些交互方式能够早日成为业界标准,当它们一旦成为业界标准,所有做VR内容的团队都会有方向可循,进而大大加速内容的产出和提升用户的体验。”

最后,对于未来,黄庄告诉我,他非常希望脑穿越能成为VR行业的独角兽。“这是我第三次创业了,前两次的结果都是被大公司收购,应该说结果还不错。这一次我真的希望能把公司做成一个长长久久的独角兽,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公司一定要做大,有时候我觉得小而美和精干才更有价值,用少的人做出大的事才真正厉害,所以我们公司一直维持在30人的水平。现在我们的大部分同学都是90后,我感觉自己又活了一次20岁,每天都过得很有意思,最终我们要对得起投资人和一起奋斗的同学们,让大家付出的努力能有收获,那就要成为一个独角兽。我相信VR行业肯定会出现独角兽,虽然路程当中肯定会有很多坎坷,但只有我们奔着独角兽的方向去努力,我们才真正有成功的可能。”

与黄总交流过程中的信息量是非常大的,我们从社交聊到B端的业务,这些内容看似差异很大,但其实都相互关联,正如当年腾讯也曾积极开拓B端业务一样,所有公司在每一个阶段必然会结合市场和自身的特点做出各种应对策略。我对于黄总的一句话非常认可,那就是内容团队完全可以通过B端业务来锻炼团队和积累资源,为今后更好的发展积蓄能量。目前《陪伴星球》还处在内测阶段,我自己非常喜欢这款产品的美术风格,我也特别期待《陪伴星球》会在未来越做越好,让广大的二次元用户能够真正在一个虚拟世界里相互陪伴,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二维码
申请入驻 qr_img.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