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线VR

新界线VR

泛科技泛娱乐新媒体,与我们一起发现美丽新世界

特稿丨对话刘品杉:关于VRCORE Awards,你知道和不知道的台前幕后

来源:作者:yjadmin2017-12-04 阅读:342

公司成立一年多,聚集了3000多名开发者,500多家VR创业公司。可以说是10个人的团队,连接着国内VR行业绝大多数的CP。团队成员几乎没有开发背景,但是从VRCORE系列公开课到游戏发行,再到大家熟知的开发者大赛,VRCORE显然为开发者做了不少事情。


网络媒体上关于VRCORE的报道不少,但大多数都围绕他们“做了什么”展开,却鲜有“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和他们想要做什么”。以至于前段时间的VRCORE Awards颁奖典礼之行,大家在饭桌上讨论的首个话题竟是“VRCORE究竟想要做什么”……


11月10日下午5点,大会论坛最后一场圆桌——“全球开发者创新论坛”结束,担任主持人的刘品杉一下台就被人群围住。五分钟后,在会场内的一间贵宾室,刘品杉接受了新界线的专访,这一聊就是将近2个小时。


刘品杉和VRCORE


VRCORE创始人,85后年轻创业者,这是刘品杉身上的部分标签。回想起当日的情景,坐在界线菌对面的刘品杉和舞台上的表现一样自信而又充满活力,尽管大会开始后她基本处于连轴转的状态,但很难在她脸上看到疲惫和松懈。



关于品杉和VRCORE的故事,还要从三年前开始说起。


入行


在创办VRCORE之前,刘品杉是多门类艺术展的策展人。寻求新媒体表现形式和科技的融合是当时的风潮,也是作为策展人的品杉所负责的一部分工作。接触VR源于朋友的介绍,实属偶然。


“我第一次尝试的头显是DK2,戴上然后就晕了。”


不过,嚷嚷着晕的刘品杉并没有立即摘下头显,因为透过菲涅尔镜片的她看到了下一代媒体表现形式,看到了全新的市场带来的全新机会,看到了未来10年自己想要全力奔跑的赛道。


“我很早就想创业了,当时一直在找合适的切入点,然后我接触到了VR,我觉得它有巨大的潜力和机遇。”


在刘品杉看来,所有大的机会,都是来自于设备和平台的迭代。创业要从长线看,要选择一条足够长的赛道,够自己去赌未来10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VR都算是不错的创业领域。更重要的是,刘品杉认为在VR行业创业,能够把自己过往经历中的优势部分发挥出来。


顺理成章的,也就有了VRCORE。


定位


刘品杉不是技术出身,但她希望通过自己做的事情能帮助那些拥有技术优势的人,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虚拟现实,这就是VRCORE存在最大的意义。


“如果你是从业者的话,你当然希望越多人接受这种全新的表现形式,发展的越蓬勃,行业的机会才会更大,我们希望能推动这件事情往前走。”


VRCORE最初的形态是开发者社区,做的事情主要围绕“分享好的项目和内容”,从某种程度来说,和媒体有点类似。但刘品杉认为VRCORE并不是一家媒体,她更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一起从不同维度和角度为开发者提供更多的帮助。


“媒体可以做的事情不一定非要我们做,所以我们希望以其他的方式去做,为开发者提供更多方面的支持。”


她说,未来VRCORE仍然会是一个能给开发者提供支持和交流的平台,并且一直都会是。


成果


和业内不少“资深”的公司相比,VRCORE只能算是“新人”,但细数下来,他们已经做了不少事情,开发者系列公开课算是其中颇为值得提的一件。


去年,VRCORE在北京、上海、成都等11个城市举办了12场开发者公开课,内容涵盖VR游戏开发、程序优化、交互设计等,基本都围绕虚拟现实开发相关的主题展开。



第二届VRCORE Awards启动仪式当天正好是五四青年节,除了宣布比赛正式成立外,站在世宁大厦20层的刘品杉还宣布一个重磅的消息——VRCORE已经取得PlayStation全球发行资质。


在聊到为何会涉足发行业务这个话题时,刘品杉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内容在于平台合作时有很多由于各自立场不同带来的认知差异,这种情况存在且永远存在。把双方的需求协调好,才能让内容获得更多支持。开发者团队在运营方面有可能并不擅长,需要有人在这方面提供帮助。所以我们希望代表开发者社区,而不是仅仅一款内容去和平台合作,从未获得更好的效果。”


而在这次专访中,界线菌还得知,除了PlayStation全球发行外,VRCORE已经获得了微软MR平台的全球发行资格,此外还有其他硬件大厂的发行资格,接下来会在恰当的时候陆续公布。


当然,他们做的事还有VRCORE Awards开发者大赛,后面我们会详细介绍。


生存


生存,一直都是摆在VR初创企业面前的一个大主题,VRCORE自然也不例外。到目前为止,VRCORE都是依靠创始人的自有资金和赞助商的支持——未曾融资,没有拿政府的支持,更不伸手向开发者要钱。


饶是如此,刘品杉依然情怀十足,在她心中,未来理想的健康盈利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不会在开发者赚不到钱的时候问他要钱,如果未来能帮助他们获得更多收益的时候,再去一起分享更大的市场蛋糕,这样才更长久。”


VRCORE Awards的台前幕后


在VR行业,“评奖”不算是特别的事情,但VRCORE Awards这样专业、专注且能够形成持续广泛影响力的比赛则实在难得。


VRCORE Awards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10个国家、12位顶尖评委、286份作品、7个月角逐、35份作品获得提名、14份作品最终获奖,包括主机端和移动端两大类,涵盖游戏、影视、应用等多个领域,是2017 VRCORE Awards交出的答卷,也是整个行业交出的优秀内容答卷。



事实上,在近2个小时的沟通交流中,我们大多数时间的重点都在VRCORE Awards大赛上,包括大家知道的台前,以及并不为众人所熟知的幕后。


期望


挖掘和筛选更多优质的作品,是VRCORE Awards大赛创办的初衷。发掘好作品的背后,则是帮助更多优质的开发者和团队获得成功,这也是刘品杉能想到的,为开发者提供更多帮助的一种方法。


“能通过媒体去进行曝光的产品,往往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实际上那些相对比较初级的作品和团队更需要曝光和渠道。本质上来讲媒体曝光和我们的比赛都是让小团队得到机会,但因为我们的评审都是在行业内的专业人士,所以对于这些团队获得进一步发展会有很多帮助。”


但实际上,对于VRCORE Awards刘品杉有着更大的野心和期许——


“目前行业的现状是,国内的团队想要出海很难得到认可,这里边有一些历史的原因,也有沟通成本很高的问题。我希望这个奖项未来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获得认可,能够让国际市场对获奖内容,尤其是中国内容在海外多一些尊重和公平的待遇,就很有意义。”


所以大家会看到,和去年的第一届相比,今年的第二届比赛全球化的属性重了不少。第一届VRCORE开发者大赛结束后,刘品杉直言大赛中海外游戏的参与度不够——海外游戏仅占全部参赛作品的2.7%。而到了第二届,不仅有更多的国外评审、作品加入,也有多个海外作品斩获奖项,例如来自美国的团队Funomena工作室也凭借《Luna》斩获最高荣誉“硬核奖”——要想走出去获得公正的待遇,在家门口的比赛就要做到一视同仁。



门槛


和不少几乎“报名就能拿奖”的所谓大赛相比,VRCORE Awards有着自己并不算高的独特“门槛”——“开发者必须拥有作品的完全版权;从未参加过其他大赛的作品;不限平台、不限题材,也不限引擎。”只要满足这些,就能让自己的作品和其他全球开发者一决高下。


“我们希望把有限的资源更多的支持给新内容和新团队。”


关于VRCORE Awards的门槛,在刘品杉看来,通过这样的机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鼓励开发者向着更多更好发展——更多的新内容,和质量更高的内容。


VRCORE团队在挑选内容时遵循减分制和加分制——通过减分制淘汰掉一批基础参数不合格的产品,再通过内容特色用加分制评判出最终获得提名的作品。


在质量参差不齐的作品中进行筛选是一件体力活,尤其是在现阶段连基础眩晕都没有完全解决的VR行业更是如此,用刘品杉的话来说——


“两个星期,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忙着看内容,很多时候测到最后会晕到不想吃饭。”


艰辛


经常往返国内外的朋友都知道时差是件可怕的事情,尤其是短时间内多次跨越不同时区。在专访过程中,刘品杉分享了一些其中艰辛——


“花了十多个小时飞到美国,落地直接去测内容,连续测了14个小时。中途休息了几个小时,又连着测了九个小时。”


这还仅仅是其中一个评委。



从5月4日VRCORE Awards启动仪式起,刘品杉的朋友圈“日常”就变成了飞来飞去,连续7个月的时间。临近颁奖典礼,刘品杉还带着团队在青岛驻扎了一整个月。


“办比赛累吗?”


“不是一般的累,尤其是当你想要把事情做好的时候,本身就会很累。”


但事实上对于刘品杉来说,除了身体上的考验外,举办VRCORE Awards更大的困难还是来自取舍和平衡。


“无论是平台还是赞助方,都希望我们能只支持他们,单独为他们去做比赛,这样我们能拿到更多的经费。在缺钱的时候拒绝诱惑,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此外,在中国这个关系链错综复杂的人情社会,面对赞助商和开发者,VRCORE想要保证中立性,显然是件极其头疼的事情。但刘品杉表示——


“是很头疼,但为了保证行业良性发展,在保持中立这件事上,我必须咬牙坚持下去。”


后续支持


11月9日,第二届VRCORE Awards颁奖典礼在青岛顺利落下帷幕。但对刘品杉来说,这并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忙完这一切,回到北京仅休整了一天,就登上了前往德国的航班——一方面,是因为要担任德国本土大赛的评委,另一方面,则是开始为比赛中入围和获奖的团队“争取更多机会”。


“接下来VRCORE出海交流的时候,直到2018年获奖作品诞生之前,我们都会优先推荐这些入围和获奖作品。”



刘品杉告诉界线菌,这些从大赛当中脱颖而出的作品,后续会获得VRCORE更多的支持,总结起来大概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 全球宣传展示的机会;

  2. 优先匹配商务合作;

  3. 融资、资本对接;

  4. 发行上的重点支持。


刘品杉透露,第一届比赛结束后,不少获奖团队都取得了荣誉之外的更多收益,包括宣发、订单等方面。略有遗憾的是,在融资层面并没有太多体现。


思考


“创业中途有想过放弃吗?”


“从来没有。”


深扎行业的这些年,让刘品杉对VR行业有了更多的思考。在她看来,VR不应该被孤立成一个行业,而是应该和其他行业产生化学反应,让更多传统模行业中拥有成熟商业模式的公司来引入VR基因。刘品杉告诉我们,目前VR行业的商业模式实际上仍在模仿既有行业,但随着VR行业的全面爆发,必将出现属于自己的全新玩法。而VRCORE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也会尝试更多有意思的商业玩法,“和传统企业/平台合作去打通一些东西。”



始终处在内容的中心交汇点,给了刘品杉更广阔的看VR行业的视角,也让她在VR行业继续走下去有了更多的信心。


“大家都认为VR已死这件事是好事,能把跟风投机的人洗出去,留下来的都是真心做事的。创业总有质疑和迷茫的时候,但对于我来说,亲眼目睹这一年团队和内容的提升,在一批团队转型和离场的情况下,仍然有新的团队加入进来,这件事情本身很鼓舞。”


更为关键的一点在于,在见证无数内容不断发展迭代的洗礼下,让刘品杉对于VR内容的现状和未来趋势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


“2015年到16年内容做的不好是有原因的,大多数开发者倾向于短平快的制作Demo,做所谓的XX内容的VR版本,因为当时的市场买单。但是很快大家就发现这样的内容不够好,今年的比赛上我和评审们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样的内容是否有必要在VR中表现,如果没有把VR的优势发掘出来,那就不算是好的作品。


硬件和技术是大家都要面对的困难,但总有在当时的时间点把硬件潜能发挥得很好的内容。之前大家都对早期的VR内容持宽容的态度,但由于市场很严格,现实又很残酷,所以你发现资本市场会变得比市场还要严格,这就是现在行业最真实的现状。”


至于VR内容未来的发展趋势,刘品杉分享了很多,总结一下包括以下几点——


  1. 提供更成熟更完整的体验:Demo类的产品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目前市场对于Demo级的产品已经没有容忍度,还试图通过Demo级的产品吸引关注获得融资的泡沫终将会被市场挤掉;

  2. 提供差异化的体验:一定要符合VR的特性,如果没有那么强的VR特性,市场可能不会给予正向反馈;

  3. 掌握更高效的工作流程方法论:要在内部建立适应技术的流程,出现新技术快速融入,去适应技术的迭代,不要掉队;

  4. 多平台适用;

  5. 眼球追踪、手势识别等新技术的应用。


未来



“计划中比赛会办多少届?”


“但凡我还有能力的情况下,我希望一直办下去。”


“希望大家都能共同支持开发者群体”


第二届VRCORE Awards圆满落幕之后,刘品杉却说还不满足,她觉得这次还是有很多留有遗憾的地方,希望下一届可以做得更好。


比赛结束后,当大家收拾行囊各奔四方的时候,刘品杉和VRCORE团队举行了“家宴”,她在朋友圈写道:辛苦小伙伴了,表白团队。


近2个小时的时间里,让界线菌印象最深刻的是刘品杉的这句话——


“虽力小身微,但求力所能及支出,对优秀的开发团队做最大的支持。”


VRCORE的团队并不大,但做出的贡献却有目共睹。刘品杉和团队的力量终归有限,但她想推着VR行业往前迈上一步,多走几步。




新界线


人生在世,图得就是个安心自在,

多读点自己喜欢的文字不是什么坏事。

即便不是我们的常客,您也不会孤独,

也有人表示不爱看。祝您开心。

yj_ewm.jpg
联系方式
关注“邀界VR”并回复当前企业简称,即可在图文中获得企业联系方式
公司基本信息
  • 媒体
  • 未融资
  • 20人以下
  • 北京市/海淀区
管理团队
  • 二狗

    二狗

    总编辑

    VR行业大佬,媒体人,新界线负责人~

公司标签
二维码
申请入驻 qr_img.png